沉没溺毙

【阴阳师】关于荒 (暂定)

提前声明此乃代发!代发!代发!
原作者@远行中 

盛夏的午后,太阳悬在空中肆意地散发着光和热,似乎连空气都被烤得扭曲了起来,无处不弥漫着的夏蝉的高高低低的鸣叫声令人心烦意乱。

在滚烫的海滩上,躺着一个身着靛蓝色奇异服饰的人。

他叫荒。 

搁浅在海滩上的荒,被刺目的阳光和疼痛折磨到意识重新回归了身体。艰难地咳嗽了两声,喉咙仿佛被灼烧过一样火辣辣的疼。浑身关节都和锈住了似的,哪怕只是抬起手臂遮住双眼这样简单的动作就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疲倦如同涨潮一般,又淹没了他的灵魂。“真是狼狈啊……”他自嘲道。


这次却又有了些许的不同——荒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又回到了村子,村子里的人又一个一个地出现在他面前,人们穿着庆祝的服装,脸上的笑容满溢着幸福和喜悦,无声地唱着。“是祭典的歌曲吗?”荒想着。他想开口,但是喉咙似乎被棉花堵住一般,发不出一丝声音;他想伸出手,四肢却好像又被冥冥中无形的力量钳住,动弹不得。一切都显得安静而又诡异,被拨动的心弦重归静止。荒就这样默默地看着,看着凡人们的幸福。这喜悦虽然看得到,却又和他不在同一个世界一样,他只能默默地看着,遥不可及。 

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一直循环往复着的影像。 

一个沉默着的少年。

 “如果…如果一直这样...多好……” 

一个声音忽然咆哮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都已经死了,死在神罚之下!那个地方都已经被大海吞噬了!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要用这虚妄之物来欺骗自己!放下那该死的天真,去诅咒那愚蠢的凡人啊!” 

又一个自己,突兀地出现在荒的眼前。头发散乱,身上满是伤痕,被锁链锁住四肢。虽然影影绰绰地看不真切,但是荒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他自己。


四周的人群形象也倏忽发生了变化,幸福的笑容不见了,脸上的笑容被不可名状地惊怖取代,瞳孔放大,双手拼命地扼着自己的喉咙,发出无声的嘶吼,然后化作一具具扭曲而又腐朽的骷髅。 

骷髅在地上盲目地到处爬行,又长出了皮肉,恢复生前的面貌,然后又重新倒在地上化为骷髅;

渐渐地,他能听到一些声音了。

满是疑惑,愤怒,恐惧,诅咒的声音。

 “神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灾祸!这一定是那个灾祸干的!”

 “爸爸,我不想死!救救我!”

 “是他!是他给这个村子招来了不祥!”

 “可恶的妖怪!” 

…… 


无数的人们临死前发出的声音萦绕耳边。他不想去听,但是偏偏一字一句又听得分明。仿佛溺水的人抓不住最后一根稻草,心灵被无尽的黑暗和绝望啮咬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锁链如同蛇一般缠上了他的四肢。仿佛四肢都要被撕裂的痛苦,冰冷却又如同火焰一般灼痛的铁链,似乎都在告诉他一切都不是梦。 

好像又一次,走进虚无的海。

“我会就这样死了吗……伴随着无尽地诅咒去死吗?” 他的头颅开始垂下,眼神开始涣散。 

“如果荒酱更努力的话,下次的预言就不会错了吧?哈哈,大叔开玩笑的啦,你一直就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啊。” 

“你以后,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神明哦?神明的孩子和神明差不多的吧?” 

“你这么笨手笨脚的,会让人忍不住担心你以后怎么办才好哦?” 

“荒大哥,你伤口还疼吗?是不是喜助他们又打你了!你等着,我去把他们都打一顿给你报仇!” 

“锵锵~这是我从家里拿出来的秘传的药膏!伤口涂上以后就一定不会痛了!”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同心兰哦,听说它的叶子会给人带来好运的!诶?还有什么奇怪的传说吗?诶嘿嘿,人家不知道呢~” 

…… 


“我……原来也是被爱着的吗?” 

扭动的铁链开始静止、崩解,周围的黑暗一点点退去,景象变成了海的样子,周围传来海浪的声音。地狱般的一切似乎瞬间就消失了,一弯新月在天的一角高悬,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是幻觉吗?松平大叔、犬千代、玲奈……”荒四顾错愕,喃喃道,“好像梦一样。”站在海面上,却又没有下沉。 

“不,并不是幻觉,一切皆是真实。”一个声音回答了他。 

那是龙。 

那是一条一人高不到的龙,用着一种看起来很奇异的表情打量着他,用人类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玩味”。 

“不成熟的神之子哟,汝终于醒来了。吾在此地,等候汝的到来,已经太久太久了……万没有想到,汝竟如此狼狈地来见吾,真实失态。”龙抑扬顿挫地用着古语说着,甚至还抡开四爪绕着荒游动了一圈。 

面对着传说中的生物,荒有点手足无措,此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一贯穿的靛蓝色的衣服已经被一件白色的长袍取代了,红色的腰带系着腰间,踩着一双精致的木屐。 

“甚好甚好,这便是吾赠与汝的见面礼了。身为吾等待之人,一直保持着那颜面尽失的样子也说不过去。”微微颔首,龙便很正式地……盘在了一起。 

心中有无数疑惑,却又不知从何问起的荒,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那个问题:“龙啊,请告诉我,那个村子怎么样了?” 

龙无谓地伸出一只爪子捻了捻自己飘动的胡须:“亵渎神恩之地,自是在神罚之下灰飞烟灭。” 

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巨大的悲痛还是不可避免地席卷了荒。“这……” 

“善良之人皆已被神送往应至之地去了。死者尽是些不足为惜的愚昧之徒罢了。”龙停下了捻动胡须的爪子,目光忽然冷冽了起来,“身为神之子的汝,仍然在眷恋着这些红尘间的凡俗么?” 

被龙瞪得一窒的荒,顿时慌乱了起来。“不……我只是觉得,他们缺乏一个能够正确引导他们的人而已,我…是我太弱小了而已…是我的错他们才…换个人也许…” 

龙陡然间发出一声咆哮,“吾原以为凡人愚昧,不想汝亦优柔寡断!汝乃神之子,何来许多无妄之念?些许蝼蚁……” 

“人是万物之灵,不是些没有脑子的蝼蚁!”不知何来的勇气,荒攥紧双拳打断了龙的话,“就算是神,这样对待他们也太过不仁了!” 

“哼,不错的气势。”龙又恢复了原先玩味的样子,问道:“倘若遇到不服教化之人,何解?” 荒顿时语塞。 

“看来神之子仍未成熟……”龙放弃了继续问下去,不知道从哪里叼出来一枚巨大的悬浮着的龙珠,游动过来盘在了荒的身上,“吾便陪汝再去世间走一遭,直至汝心若琉璃澄净,再回此处。” 

超出意料的发展惊得荒手足无措。 

“真是个温柔的人…” 

荒转过头看着龙——并没有他所想的那般威严逼人,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重。龙只是虚盘在他的身上,旁边悬浮着它用某种不知名力量托起来的坑坑洼洼的巨大的龙珠。 

“刚刚你说了什么?我…我没听清楚…” 

“无事。”龙打了个鼻响,眼睛微闭,“启程罢。” 

“嗯…谢谢,你……也是条温柔的龙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龙好像僵硬了一下。 

平安京从那天起,也多了一个带着龙的青年的传说。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